“天羽,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我爸妈一直在工厂打工做苦力供应我上学。虽然每个月工资不高,但是一直节俭的话,也能够糊口生活。可是前几天,我妈突然病倒住进了医院,经过医生检查说,我妈很有可能会面临瘫痪。我现在还在实习期,我爸的工资也不高,一旦我妈不能及时得到医治,恐怕就只能一辈子瘫痪在床了。”

   对于自己好兄弟的询问,杨锋再也忍不住内心里的秘密,只好脱口说了出来。

   白天羽听了以后顿时明白杨锋的苦衷了,当即说道:“所以,为了给妈治病,也为了减轻爸的负担,就每天实习下班后去工地打工。个傻瓜,就凭借那一天五十块钱的苦力工资,怎么可能够医药费,不会先亲戚朋友借用一些吗?”

   “亲戚?哼,有那种亲戚有什么用,有时候我还真的不想和他们有血缘关系。平时我家里虽然穷,但好歹一家正常生活,和亲戚之间还有来往。可是我妈一倒下,那些人除了客套的来看望一下,以后就没有再来过。我和我爸去借钱,哪个不是叫苦哭穷的,一圈亲戚加起来借了还不到两万块钱,却一直抱怨他们的孩子上学急用钱。”

   听了杨锋的话,白天羽不再吭声,毕竟对于这种情况,自己也有所了解。别说是亲情,就连爱情在金钱面前都不堪一击,这也是当下生活中的一面。

   对于自己好兄弟的遭遇,白天羽只能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:“好了,不开心的事都忘了吧。妈妈现在在哪家医院,能不能带我一起去看看。”

   “还能去哪里,当时我妈晕倒后,工厂里的人直接把她送到市医院。检查之后,也就一直在医院里住下,虽然每天成千上百的医药费有些太贵,但是整个弯月市,也就市医院的医疗能力最强。我也想我妈能够接受最好的治疗,这样才能有机会康复,我妈绝对不能瘫痪。就算我杨锋卖血卖命换钱,我也要治好我妈。”

   说着,只见杨锋握紧拳头,坚定了自己的信念。

   白天羽听后说道:“杨锋,吃完之后,带我一起去医院看看妈妈吧。不管怎么说,咱俩也是兄弟,妈病了,我说什么也要去看望一下。再说了,我也特别希望妈妈赶快康复,我还怀念过节时候去家,妈给我做的好吃的。”

   “好吧,我妈出事后,那些亲朋好友没怎么来过。如果要是去了的话,我爸妈一定会非常高兴的。老板,买单。”

   结账算账,两人吃了不到一百块钱,白天羽想要抢着付账,怎奈杨锋一直坚持,白天羽只好放弃。

   就在两人离开之时,隔壁不远处一张座椅上一个男人也跟着离开,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道:“老板,我刚已经打听到了。对我们动手的那个小子叫做白天羽,和杨锋是同学。杨锋的老妈生病住院,现在他们一起去医院准备看望杨锋老妈。”

   戴帽子短发甜美女生一袭白色长裙清新唯美写真

   电话那端传来工头朱大明的声音道:“好,回来吧,剩下的事交给阎老五去做。”

   听到自家老大的话后,那小弟忍不住吃惊道:“阎,阎老五?老大请的是那个做事凶狠手辣的阎老五?”

   朱大明当即一声怒吼骂道:“废话,难道弯月市还有第二个敢自称阎老五的人吗?老子请他还不是因为们太废物,连个学生都对付不了。”

   白天羽和杨锋两人一起吃过夜市摊后,便重新返回医院,此刻因为是晚上,所以医院里相对比较安静。在杨锋的引领下,两人来到医院最后面的一个楼层里,那是市医院最早的楼层,也是普通住院病房。

   一走进住院部,白天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只见这楼层里的设施比较陈旧。就算是有灯光照明,但是也显得两边的墙壁有些昏暗,行走步梯来到三楼的一个病房里。

   病房里摆放着三张病床,杨锋径直走向里面。杨锋的母亲正躺在床上输着液体,杨锋的父亲在一旁给她拿捏着腿部。

   看到杨锋来了,杨锋的母亲冯欣连忙开口说道:“小锋怎么来了,还有额头上这伤是怎么回事,跟人打架了?”

   杨锋连忙圆了一个谎说道:“妈,没事,这是我刚才去吃饭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桌子角了。”

   说完,生怕自己母亲在追问,连忙拉着白天羽说道:“爸、妈,们看谁来了。”

   “这是天羽吧,赶快坐,看这病房小,有些拥挤。海州,赶快给天羽削一个苹果吃。”

   冯欣一眼认出来人是自己儿子的同学,连忙呼唤自己的老公杨海州,也就是杨锋的父亲招待白天羽。

   可以看得出,老两口都是老实巴交的百姓,面对白天羽的到来,显得十分高兴。

   白天羽连忙将手中的两提东西递过去说道:“阿姨,我也是刚刚吃晚饭的时候,才知道您生病了。这晚上也没有什么可买的东西,就给买了一提鸡蛋和一箱牛奶,没事吃吧。”

   一看的白天羽还拿着东西来,冯欣顿时开心不已,连忙说道:“哎呀,个孩子,来就来了,干嘛还买东西啊,净是乱花钱。还有杨锋怎么做事的,天羽来就来了,还让他花钱买这些。”

   杨锋顿时直叫委屈道:“妈,这家伙刚才买东西,我死活劝说不住。他还说如果不让他买,就不和我做朋友了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

   白天羽与一家三口简单的交谈了一翻后,得知杨锋的母亲是突然晕倒之后,导致的脑神经压迫产生了瘫痪。白天羽趁着聊天说话的功夫,观察了一下杨锋母亲的面色,只见其头面区域,也就是整个额头以及眉心到鼻尖的位置有着很深的竖纹。

   这些竖纹十分清晰,绝不是老年皱纹,到像是近期新生的皱纹,白天羽的内心里顿时有了一些判断。

   只见白天羽忽然对着一旁的杨锋开口道:“杨锋,麻烦把这遮挡布拉上,我要给阿姨看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