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白天羽发愣,林婉君笑着打断白天羽的思绪说道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至于提出的两点要求,我会然让雨桐做到的。今天先回去,等雨桐处理完这起案件后,我们就去找。到时候希望能够品着的医德好好医治雨桐,另外不要忘记我对所说的承诺。只要能够医治好雨桐,那就是我林婉君的大恩人,也是我们林家的恩人。”

   “哦,好的,君姨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有需要的话,随时来找我,我平时就在市医院中医部工作。另外我想提醒一下,君姨没事不要经常熬夜,就算是有心事,也别让自己憋屈,可以多出去走动一下,也算是缓和一下自己的心情。”

   白天羽一愣,连忙起身说道,不过在临走之前,白天羽扫了一眼林婉君的面色,好心提醒说道。

   这会轮到林婉君愣住了,略为吃惊地看着白天羽说道:“没有想到,真的能够只凭借一眼,就可以看得出我的状况?好,等过几天,我就好和雨桐一起去找。”

   林婉君直接将白天羽给送到楼下,看着自己母亲如此热情对待白天羽。站在门口等候的薛雨桐显得很是不满,一直嘟着小嘴,但是碍于自己母亲的面子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   走到楼下大厅时,林婉君对着薛雨桐询问道:“雨桐,既然天羽现在没有什么事,那他应该可以走了吧。”

   薛雨桐一愣,嘟囔道:“他是没有什么事了,只是——”

   不等薛雨桐把话说完,林婉君就直接做主对着白天羽开口说道:“好了,天羽,我们还有事,那就不送了,到时候我们在联系。”

   看着薛雨桐那吃瘪的样子,白天羽心里就一阵得意,当即乖巧地冲着林婉君微微点头说道:“那君姨,我就先走了,还有薛警长,再见。”

   “哼——”

   面对白天羽的道别,薛雨桐并未理会,只是一声冷哼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   就在白天羽刚离开,林婉君转过身,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询问说道:“实话告诉妈一件事,白天羽之前是不是和单打独斗过,并且把击败了?”

  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

   “妈,问这个做什么?”

   “就告诉我有没有这件事。”

   “是有这件事,我确实被她击败了,只不过当时我有些大意了。”说到后面,薛雨桐声音不由自主的低沉下来,显得有些心虚。

   林婉君继续追问道:“们交手了多少回合?或者是们两个比拼了多长时间,才输的?”

   薛雨桐用着蚊子婴哼声道:“他只是一招就将我击败了。”

   此刻,林婉君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, 只见其震惊道:“什么?一招将击败了?要知道,就算因为身体原因,武艺没有成长,当初那些兄弟姐妹们,和交手也不可能轻易击败。就连外公在和过招的时候,也是需要在十招之内才将擒获,说这个白天羽一招就将击败了?”

   薛雨桐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:“他一招击中在我的下丹田部位,然后说是破解了我体内的那股阴气,还说等到我感觉那里不在疼痛后,就去找他拜师,他开始给我进行治疗。”

   “他真的这么说?那现在丹田部位还疼吗?”

   “还有那么一点点,相信在有两天就感觉不到疼痛了。”

   林婉君顿时激动地说道:“好,没有想到当初我们找遍京城所有医生,都对的情况束手无策。没有想到来到这个小小的弯月市,却能遇到可以医治好情况的人。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女儿的,这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   “妈,想别高兴太早,指不定这个家伙是胡说八道呢。整个京城所有的医生都无能为力,他一个臭小子,能有这么大的能耐?我是一点都不愿意相信他可以医治好我。”说着,薛雨桐噘着嘴,显得略微不满。

   “他有没有这个能力,只有等到他动手给进行医治再说,现在我们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不过在此之前,要答应妈,做到两件事。一件事是向他道歉,第二件事,就是拜他为师。”

   薛雨桐顿时有些倔强道:“妈,我不——”

   然而林婉君那一副慈祥温和的面孔,陡然变色,变得有些严肃道:“雨桐,妈不管答应不答应,这可是关系到的人生和未来。难道就是因为倔强,打算放弃的一辈子吗?还记得当初离开薛家,离开京城的那一天,所下的决心和誓言吗?”

   “我,我没有忘记。妈,别生气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 随着林婉君的一句提醒,薛雨桐脑海中瞬间回想起自己之前在京城薛家所受到的待遇,瞬间一脸怒色。正如自己母亲所言,相比那时候自己的遭遇和受到的冷漠,这点小委屈和倔强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 就在白天羽和林婉君、薛雨桐道别之后,就准备走出警局。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有两人迎面走来,为首的正是郑灵儿,后面跟着的是陆云皓。两人并非是一起前来,郑灵儿在医院简单的检查之后,没有什么大碍,和自己父亲还有郑老通了电话后,就赶到了医院。

   而陆云皓也得知了白天羽救出郑灵儿,被警员带走的消息后,就赶快来到警局看望白天羽。现在两人看到白天羽没有什么事,纷纷松了一口气。

   陆云皓走上前来,对着白天羽就是一阵称赞道:“羽少真的好厉害,没有想到除了医术和风水之术外,还懂得英雄救美,我陆云皓实在是佩服不已啊。”

   白天羽连忙笑了笑说道:“陆少就不要在寒酸我了,我不过是走点狗屎运,遇上几个菜鸟绑匪。好在灵儿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不然的话,我还真的指不定会作出什么疯狂事情来。不过今次还是多谢陆少了,正是因为有了陆少的帮忙,让我在营救的过程中,省了不少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