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 看着秦风手中捏着的熟悉钥匙,金丝眼镜男陈亮愣了好半晌,终于回过神来:“假的,这肯定是假的,秋雪的钥匙怎么会在你手里?说,你小子是不是偷来的?”

   “偷?”

   秦风闻言不乐意了: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会偷吗?这是我老婆亲手交给我的!闲话少说,我已经证明李秋雪是我老婆,一万块钱拿过来吧。”

   “混蛋,我看你就是个小偷!”

   陈亮脸色铁青,冷声说道:“你怎么可能配得上秋雪?哼,我劝你立马把钥匙交给我,然后再跟我去警局,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 “看你这意思,是打算耍赖了?”秦风眯了眯眼。

   “耍赖?你这钥匙分明是偷来的,还好意思说我耍赖?”

   陈亮眼中闪过怨毒之色:“看来你是不打不诚招了,那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这从乡下来的小偷!”

   话落,陈亮双腿一撑,摆出一个标准规范的跆拳道起手式,随后大步朝着秦风迈进,速度奇快,毫不留情的向秦风脑袋出拳。

   “动手是么?”

   秦风脸上寒芒一闪,不退反进,极为巧妙的躲开了陈亮一拳,同时他那坚若钢铁的肩膀,也是一记千斤顶撞击在陈亮胸口上。

   逆光少女雯雯楼顶上关着脚丫明媚写真

   “噢!”

   可怕的冲击力让陈亮失声惨叫,当场就像是被车撞了一般的飞出去,倒在地上后就如一只弓形虾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不欲生。

   好痛!

   陈亮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痛,仿佛浑身骨架都被瞬间拆散了一般!

   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   也在这时,一道清冷的喝声响起。

   秦风和陈亮纷纷闻声望去,只见李秋雪那极其惊艳的身影,正好从一辆玛莎拉蒂豪车中下来,冷若冰霜的她不论走到哪里,都犹如一座冰山好看又寒冷。

   看到李秋雪,陈亮双眼发光,顿时都忘了疼痛,急忙爬起来跑过去道:“秋雪,你可算是回家了,你知不知道,你家钥匙被小偷给偷了!”

   “小偷?”李秋雪皱起了眉头。

   “就是他!”

   陈亮指向那一脸笑意的秦风,狠声说道:“就是这个从乡下来的小偷偷了你家钥匙,刚刚我为了帮你抢回钥匙,奋不顾身的和他大战了好几十个回合,这小子打不过我就用暗器算计我,把我打倒在地。

   你回来的正好,我现在拖延住他,你赶紧报警,可千万不能让这种偷鸡摸狗的人逍遥法外!”

   为了得到女神的芳心和那几十亿的财富,陈亮咬着牙决定再去和秦风动手。

   “等等!”李秋雪出声喝止。

   陈亮脚步一顿,转头疑惑的看着李秋雪。

   李秋雪更是目光奇怪的看着陈亮,语气中透露着陌生:“陈先生,我想你是误会了,第一,我和你不熟,所以你不用为了我做什么。

   第二,你所说的小偷,目前还没有偷我的任何东西,那钥匙,是我给他的。”

   “什么?!”陈亮骇然大惊:“真……真是你给他的钥匙?他……他真是你的老公?”

   “老公?”

   李秋雪黛眉微挑,心若明镜的她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当下目光冷冽的扫了秦风一眼,看到后者那一脸贱贱的笑容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 她很想否认。

   但目光一转,李秋雪也很烦这陈亮隔三差五来骚扰他……

   于是在做过衡量之后,李秋雪在陈亮面前无情的点了点头:“对,他是我老公!”

   陈亮瞪大了双眼,呆若木鸡。

   羊城无数纨绔追求都没一人得手女神李秋雪,居然真的被这么一个乡巴佬给拱了?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?!

   “现在相信了吗?”

   陈亮还没接受现实,秦风那得瑟的笑声便传进他耳中:“愿赌服输,我的一万块钱,拿出来吧。”

   “愿赌服输?”

   李秋雪愣了愣,这是什么意思?

   “臭小子,给你!”

   而陈亮则是再没不信的理由,愤愤的从怀中摸出一万块钱给秦风,随后阴沉沉的说道:“来日方长,咱们走着瞧!”

   狠话说完,陈亮飞速上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豪车离开。

   “富二代的钱就是好赚啊。”瞧着陈亮狼狈而逃的背影,秦风笑了两声,正准备数钱,却是忽然感觉有杀气。

   杀气来自于李秋雪那对星空般璀璨迷人的双眼。

   “秦风!”李秋雪狠狠的瞪着秦风道:“你……你是在拿我和别人赌吗?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

   “我把你当我老婆啊。”秦风却是不觉得有什么:“正好我这次回国没带什么钱,有傻子送钱,不赚那

   我不就是傻子了吗?”

   “我还不是你老婆!”李秋雪气的胸疼:“而且,就算我是你老婆了,你也不该拿我去和别人赌!”

   “好像有点道理。”秦风沉吟了一会儿,继而认真的点头道:“行吧,那我答应你,等你真的成我老婆了,我绝对不会再拿你去和别人赌。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李秋雪怔然,成了老婆后不拿她去赌,意思就是没成老婆前,还是会拿她去赌了?

   “混蛋……”

   李秋雪想杀人了,皓牙紧咬正准备和秦风好好理论一番,包包中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。

   秦风已经开始忙着数钱。

   “等下再和你算账!”李秋雪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,摸出手机接通电话,余怒未消的她声音很冰冷:“什么事?”

   “什么事?秋雪,我最近好像没惹你生气吧?”对面传来一道好听又很郁闷的女人声音。

   李秋雪闻声愕然,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是自己的闺蜜林静打来的电话,当下暗恼自己被秦风气昏了头,居然都忘了看来电显示。

   “被一个王八蛋气到了。”李秋雪白了身旁那还在数钱的秦风一眼,咬牙切齿道。

   “什么王八蛋居然能气到我们家的大总裁?咯咯,要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?”林静的笑声很妖娆,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那是个妖精。wavv

   “你会认识的。”李秋雪苦笑一声道:“我已经下班到家门口了,什么事情快说吧。”

   “到家了?”林静急忙道:“你先别回来,厨房的水管坏了,你先去找物业的人过来修吧!”

 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李秋雪挂了电话,直接往物业方向行去。

   秦风数完钱发现李秋雪已经不见,当下一阵无语:“咱这未来老婆还真是难伺候啊,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先回家了。”

   一边发着牢骚,秦风一边已经进了别墅院子,然后用李秋雪给的钥匙打开了别墅大门。

   门才刚打开,秦风就被眼前的一幕看傻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