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万生云?”

   游平渊愣了愣,皱眉道“他来找我做什么?”

   “不知道,只是说来看看您。”

   佝偻老人道。

   游平渊眯了眯眼,一声嗤笑“老狐狸,这是觉察到什么了?

   哼,去会会他。”

   佝偻老人急忙让路。

   游平渊抬起脚步,便往书房外行去。

   于是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 原本身高七尺的游平渊,就好似变魔法一般,每走一步,身形都会矮小一寸,走到书房门口时,这厮,竟是已经成了一个身材佝偻矮小的老人,灰色长袍披在身上,极限宽松,浑身气息让人感受起来,更是宛如将死之人,毫无威胁力。

   倘若有通晓隐龙禁术的人在场,见此一幕,定是会大为震惊。

   这是一种伪装类型的禁术,可以完美隐藏一个人的实力,并且,随意改变自身的体型、外貌!这是一门比缩骨功还缩骨功的绝学,扮猪吃虎的好功夫!……羊城,夜色如墨!秦风在李秋雪那芬香弥漫的浴室中,仔仔细细的洗了一个澡,虽然今晚在这房间,他这茁壮的身体大概率没什么用武之地,但这不是以备不时之需嘛。

   少女心爆棚可爱女生手捧白色气球游乐园写真

   万一有惊喜,还得重新洗个澡,那多浪费时间?

   洗完澡后,秦风爬上了李秋雪的床。

   “老公……”穿着一袭单薄睡衣的李秋雪蜷缩在被窝中,望着身旁的秦风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   秦风没好气的撇了撇嘴“可以不抱抱,咱俩泾渭分明的睡吗?”

   说这话的时候,谁能想象,秦风同学是何等痛心?

   曾经多少次梦寐以求,就是和李秋雪相拥而眠,一起睡一起醒来,而如今,他竟然要主动请求……同床异梦的睡法!着实是没办法,抱着睡,身心都不好受啊!“嗯……”听到秦风这无理的要求,李秋雪沉吟了一会儿,继而笑道“可以,我抱着你就行了,你怎么躺都随便。”

   秦风“……”这跟我抱着你睡有什么区别?

   还不是得身体挨着?

   罢了罢了。

   秦风摇了摇头,抱着反正都是要遭罪,还不如贯彻到底的想法,便直接伸手将李秋雪那娇柔的身躯揽入怀中,关灯睡觉。

   黑暗中,李秋雪蜷缩在秦风那温暖的怀中,偷偷嗅着那淡淡的烟草味,如今竟是惊觉,这种味道还挺好闻的。

   她很放松,源自身心的放松。

   也没害羞,仿佛一切都是习以为常。

   这显然是一种进步。

   对于这样的进步,秦风哭笑不得,李秋雪则是很满意。

   如今的她,在秦风怀中非但不会有丝毫的抗拒心理,甚至还有些依恋了,距离完成他梦想的日子,应该也不会太远了吧?

   秦风,谢谢你。

   谢谢你,愿意等我……李秋雪感觉很浪漫,很幸福。

   因为杀了人,昨夜独自一人的恐慌和不安,在今夜,因为他在,已是荡然无存,熟悉的安感,让李秋雪闭上美眸后没多久,便安然睡去。

   纵是在睡梦之中,她那精美的嘴角,也都时刻噙着一抹淡淡的优雅笑意。

   笑起来的她,足以与日月争辉,举世无双。

   可李秋雪越美,今夜对秦风造成的暴击伤害,就越是充足狠辣。

   秦风咬牙坚持,再坚持。

   耗时半宿,秦风终于受不了了。

   他偷偷从床头柜上摸来手机,打开微信,找到薇,小心翼翼的发去一个表情。

   薇秒回了一个表情。

   秦风欣喜若狂,关掉手机,偷偷的将手臂从李秋雪身下抽离,然后偷偷的下床,偷偷的出门而去……黑暗中,睡梦中的李秋雪,总感觉缺失了什么东西。

   她缓缓睁开了美眸,望着空荡荡的床榻另一端,直翻白眼“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……”无奈的摇了摇头,李秋雪只好继续自己睡了。

   秦风能陪她半宿,她其实已经很满足,因为她知道,她的心魔,唯有自己能战胜,秦风不可能每天夜里都陪她的。

   谁让秦风以前给她机会她不中用,以至于现在群美绕身?

   于是,李秋雪便默默的与心魔展开了斗争。

   她会战胜心魔的。

   ……天未亮,秦风便出现在了地下密室中,双眼盯着黑眼圈,脸色略显憔悴。

   别问这是怎么回事,问就是昨晚他先找了薇,而后又找了安知雅,接着又找了小妖静和秋梦蝶……愣是一晚上没休息。

   人生在世,靠一对顽强的肾……完事的秦风后悔莫及,感觉女人再漂亮,也就那么一回事儿,于是他就急匆匆的跑来练武了。

   秦风先是打了一套练体术,将昨晚损失的元气尽数补充回来。

   “空灵剑,出来!”

   而后,秦风心念一动,掌心处传来一阵刺痛,不多时,那通体淡蓝色的空灵剑,便在其手中出现。

   刹那之间,莫大的密室,都被凌厉的剑气所充斥,如此剑气,堪称绝世!!秦风手持长剑,身姿如枪,定站许久,终于动了。

   不过顷刻间,他的身影,竟是直接一分为十,形成一圈,包围了方圆数米的空间。

   十道身影,齐齐练剑,真真假假,分不清。

   好像没道身影,都是秦风真人。

   但又好像每道身影,都只是秦风留下的幻影。

   约莫十分钟后,一套缥缈诡异的剑法打完,十道身影,散去九道,终于显出秦风的真身。

   “厉害,这逍遥步和逍遥剑结合,当真厉害!”

   秦风收起空灵剑,感受着自己最近的提升,脸上满是笑容。

   这逍遥步和逍遥剑,都是秦风从盟主手册中所得,但却并非同一位盟主前辈所留。

   一套身份绝学、一套剑法,名称相似,意境相近,秦风几次钻研,终于将这两门绝学完美融合,形成一套体系。

   身法与剑法相辅相成,这一套崭新的体系,无疑是比两门绝学分开施展,要更具杀伤力的多。

   “那天在巨塔中,你就是利用这套身法和剑法的结合体,将你那藏着剧毒的气功力量,侵蚀进游正翎身体的?”

   地下密室中,忽然响起一个困惑的声音。

  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