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调整?”

   秦风眯着眼睛笑道。

   “讨厌……”赢盈满是幽怨的刮了秦风一眼,咬着嘴唇道:“还能怎么调整呀?明知故问,坏死了!”

   “那岂不是太浪费时间?”秦风微笑道。

   “短短两分钟,秦爷都等不了么?”赢盈道:“以前都没看出来,您原来这么急性子呢!”

   “不是等不了,也不是急性子。”秦风笑道:“只是我喜欢强行突破,那样会更有成就感。”

   “秦爷您……您好变态哦!”赢盈道。

   “正如曾经所说,千古帝王,有哪一个没有点特殊嗜好?”秦风不以为意的淡笑道。

   “好吧……”赢盈抿了抿嘴,一脸无奈又哀怨的说道:“既然秦爷喜欢,那赢盈也只能乖乖从命咯。”

   秦风眯着眼睛,笑而不语。

   赢盈倒也没墨迹,款款起身,便往窗台那边而去。

   其实这茶间有两个窗台,只是这边的窗台,被茶床占据了地皮,在此施展,显然不太方便。

   Somew女孩展露纯美的笑脸

   赢盈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,缓缓的走到那窗台,微微躬身趴下,朝着秦风抬起的腰下满月,摇摇晃晃,简直要将人的魂魄都勾去。

   致命诱惑。

   秦风眯着眼睛望去,更是能够透过那薄薄的蕾丝布料,看到其中的美妙风景,固然叫人难以自制,但却好久过去,秦风都安然不动。

   只看,不做。

   做着如此羞耻动作的赢盈,等了好半晌,终于忍不住出声道:“秦爷,您怎么还不来呀?赢盈等您好久了呢!”

   秦风嘴角微翘,似笑非笑:“不是赢盈。”

   噶——

   登时,整个茶间的氛围,都是忽然间僵冷了下来。

   趴在窗台待人采摘的赢盈,立刻停止了腰肢的扭动,腰下满月也不再晃,整个人呆若木鸡,如同冰雕。

   她那背对着秦风的脸蛋,一时间,闪过浓烈的骇然和诧异,仿佛是不敢相信,旖旎的氛围持续到现在,眼见就要爆发了,秦风竟是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 又好像……是被拆穿后出现的心虚。

   但她的自我调整能力很好。

   不过半晌,赢盈便回过神来,转过身来看向秦风,一脸疑惑:“秦爷,您这是在说什么呢?我不是赢盈,那我是谁呀?”

   “真的赢盈,应该在来羊城之前,就已经死了。”秦风笑道:“也就是说,在羊城出现时的赢盈,已经是个假的赢盈,从始至终,真正的赢盈,都没有和我有过半点交集。”

   “秦爷,您在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赢盈微微蹙着眉头,疑惑又哀怨的说道:“您是在跟我玩游戏吗?这游戏……好像很刺激呢!”

   秦风摇了摇头,摸出裤兜中的劣质香烟,点燃,深深的吸了一口,这才再度说话:“如果没有猜错,应该是异能会的人,的异能,是一种极强的易容能力,或者,就是更加厉害的变形能力,可以在任意时候,变成任意一个想变的人,不限男女。”

   听到这话,赢盈瞳孔紧缩,望向秦风的眼神中,再难掩饰,尽是骇然和难以置信。

   “看来我猜对了。”秦风自然觉察到赢盈的眼神变化,当即不由发笑:“那到底是靠易容能力,变成赢盈的模样,取代赢盈的一切,还是更厉害的变形人呢?”

   气氛,陷入了许久的寂静。

   秦风淡淡的望着赢盈。

   赢盈呆呆的看着他。

   男女对视,干柴烈火,却没有碰撞出半点火花,反而,让这茶间的空气,愈发的阴冷了下来。

   好久,好久……

   忽的。

   赢盈笑了起来,放声大笑,仰头长笑,只是这笑声,与她方才的声音,截然不同。

   秦风面色从容,笑呵呵的看着赢盈。

   在秦风的注视下,那不断大笑的赢盈,面目、体型,都是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变化,转眼,出现在秦风眼前的,便是另一个女人。

   一个西方女人。

   相比较起赢盈的面貌,这个西方女人,体型稍稍高大了一些,脸蛋也更加精致了许多,淡蓝色的眸子,就好像宝石一般,极为好看。

   但对秦风而言,却是完陌生的!

   “厉害,真厉害!”

   西方女人停止了笑声,低下头来,望着秦风连连赞叹:“不愧是战场上帝,华夏秦爷,不过准确说,我应该是变形女,而不是变形人,我的异能也有局限性,只能变成任意女人,但变不了男人。”

   “喔……”秦风笑了一声:“看来我的猜测,稍微有点偏差。”

   “但也

   很厉害了,不是吗?”变形女笑道:“不过我很想不明白,是怎么看出来的?如果跟那赢盈很熟悉,那也就罢了,可们甚至都素未谋面,怎么可能会知道,我是假的赢盈?”

   “因为我一开始就怀疑。”秦风道。

   “这我知道。”变形女道:“但为什么一开始不能发现呢?”

   “那时候,实力还差点。”秦风笑道:“如今的我,已是通灵境强者,通灵境应该知道是什么概念吧?即使的变身异能再如何没有破绽,在通灵境面前,依然是没有秘密可言。”

   “通灵境?”变形女怔然,而后笑的花枝招展:“秦风,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都变成这幅模样了,还通灵境?觉得我会信么?”

   “信不信由。”秦风耸肩道:“我现在可以给一个机会,今天起开始效忠我,或许,就真能成为我的女奴了。”

   “噢,我的天呐,这个人真的好有意思。”变形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:“不会真以为,我想要成为的玩物吧?都能猜出来我是变形女,难道不知道,我靠近,只是为了得到魔晶?”

   “话是这样说,但这人都是怕死的不是吗?”秦风笑道:“若是不效忠我,今夜,我就会杀了,死和女奴,选择哪个?”

   “杀了我?”变形女大笑:“以前的,的确是随时都能杀死我,但现在的,连一点气功力量都没有,凭什么杀我?凭什么杀我一个在异能会中,都属于绝对精英的变异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