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近傍晚,太阳正缓慢向学府高大的围墙后落去。现在抬起头,只能看见它一小半金红色的身影。阳光穿过围墙后的浓密树冠,投射下斑驳的树影。

   微风拂过,树影随着枝叶的抖动翩翩起舞,仿佛一群醉酒的幽灵。

   郑清没有醉酒,但他也脸色酡红的站在这微醺的夕照里。

   尼古拉斯高调的赞叹声让他有点措手不及。

   其他新生好奇的目光更令他感到不安。

   郑清尴尬的别过脸,重新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影壁上。

   他很不喜欢别人盯着自己看。

   所以,他有点后悔举手了。

   尼古拉斯手指顶着自己的法书,转的飞快。书页间不时迸出几朵橘红色的火花,发出爆豆般的炸响声。他带着几分迫不及待的欢快语调解释道:

   “照壁中实际记录着九有的历史。”

   “所以你能看到的,是你所知道的历史。”

   “你能够看到自己的名字,是因为你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。”

   麻花辫小萝莉居家唯美写真集

   “你看不到其他人,一方面,他们还不足以在这面墙壁上留下自己的痕迹,另一方面: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真实的历史。”

   “你如果想看到别人的名字,可以尝试回忆具体的历史事件——比如一九四五年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。”

   尼古拉斯提到的这次会议郑清有印象,前几天他刚刚预习过这段历史!

   他在心底默默回忆着。

   青黑色的石壁上慢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小字:

   “……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一日……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……第一千五百三十六次会议……审议通过了《巫师行为管理办法》……大巫师会议名誉主席,第一大学副校长,石慧女士在会议上做了重要讲话……”

   许多内容是《世界近现代史》上描述过的。

   但也有许多细节是历史书中没有展现的。

   郑清贪婪的看着石壁上的知识,身后传来尼古拉斯有些高亢的声音:

   “这面墙,是所有九有学院学生的梦想!”

   “如果说,这个世界有什么事情能让所有人心怀渴望。”

   “那一定是接受!”

   “接受你的好。”

   “接受你的坏。”

   “接受你的成功,你的失败。”

   “接受你的荣耀与富有。”

   “接受你无能为力,蹒跚离开的背影。”

   “接受你慢慢老去。”

   “我们都是时光中孤独的旅者。”

   “每个人都希望能被他人接受。”

   郑清转过头,呆呆的看着忽然间激动起来的尼古拉斯。

   他暗黄色的皮肤在夕阳下有些发红,褐色的眼珠在他激动的声音里剧烈震颤。

   萧笑摊开自己的笔记本,抓着毛笔飞快的记录着。他的嘴角沾着一小块舔毛笔时留下的漆黑墨迹。

   “如果说,我对这个世界有什么愿望。”

   “我希望,这面石壁能够接受我的名字。”

   “我希望,所有人都能在照壁上看到我的名字!”

   郑清悄悄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 真是个伟大的愿望!

   真勇敢!

   不是每个人都敢在所有人面前喊出自己的梦想!

   萧笑合住笔记本,用力的拍着巴掌。

   其他人也跟着,开始慢慢鼓掌。

   尼古拉斯擤了擤鼻子,他身上有些老旧的袍子在阳光下显出簇新的色彩,磨得发亮的袖口与衣领也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红。

   他感激的看着这些新生。

   “噗。”

   轻笑声从身后传出。

   郑清有些恼火的转过头。

   几个高年级的女生捂着嘴从他们身边走过。

   她们深红色的袍子上有两道黑色镶边。

   这是大三的老生。

   “好了!我们继续参观学校。”尼古拉斯有些慌乱的招呼新生们。

   微风习习,送来了那些高年级女生的窃窃私语。

   “他又在影壁前面念叨自己的梦想了。”

   “好尴尬啊!”

   低低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   尼古拉斯涨红着脸,粗暴的拉着正琢磨照壁的萧笑走开。

   郑清还能听到那些女生的只言片语。

   “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交给大二大三的老生们吗?他怎么能拿到这种任务。”

   “好像是雷哲向姚教授提议的。”

   “你们刚才听到他说什么吗?”

   “我想把名字挂到照壁上!”

 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 “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做到了,最起码他已经成为整个第一大学的‘历史’了!”

   远远的,几个女生还回过头,对着新人们指指点点,嘻嘻哈哈笑个不停。

   女生们的背影消失在不远处的拐角。

   旅途继续,但尼古拉斯的精神明显低沉了许多。

   郑清也终于想起来了。

   托马斯曾经告诉他,九有学院有一个在大一呆了两年的著名老生,就叫尼古拉斯。

   他悄悄看了一眼前面那个瘦削的背影。

   夕阳下,晚风中,尼古拉斯的背影萧索而孤单。

   也许这就是他渴望别人接受的原因。

   那些嘲笑的声音令人不齿。

   没有比伤害别人梦想更糟糕的事情了。

   郑清非常想追过去,拍着他的肩膀,告诉尼古拉斯,你真的太勇敢了!

   他很怀疑自己是否有勇气两次留级。

   他毫不怀疑,自己不会站在别人面前,大声喊出自己的梦想。

   ……

   绕过影壁没走几步,眼前豁然开朗。

   一座广场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 这是一座绿色的广场。嫩绿色的草坪填充着每一块空地,目之所及,到处都是大片的绿色。

   一些老生悠闲的坐在草坪上,翻看着课本。

   他们周围,各种小动物欢快的追逐打闹。

   金红色的阳光给这片美丽的世界披上温暖的霞衣。

   所有新生都沉醉在这美妙的景色里。

   “我以后也要躺在这片草地上看书。”一个新生喃喃着。

   “你以后会更喜欢躺在床上看书。”尼古拉斯闷闷不乐的看着他,声音有些沮丧:“前提是你以后还愿意看书。”

   广场中央是假山喷泉,而假山后面广场的尽头,远远地可以看见三座大楼,一横两竖的格局伫立在中堂的位置。

   “远处那三座楼。”尼古拉斯比划着,向新生们介绍:“横亘的大楼就是主教楼,也就是你们以后主要上课的地方。主教楼东侧是办公楼,属于教授与讲师们。主教楼西侧是实验楼,里面有九有学院大部分的实验室。”

   三栋大楼都涂着红白相间的颜色,它们安静的屹立在广场尽头,庄严肃穆。

   “主教学楼,基本大部分课程都在里面上,但是主教楼具体几层我从来没数清过。楼层随着每天课程的变化不断增减。”尼古拉斯耸耸肩:“第一大学始终处在不断变化中,我很怀疑这个学校是个活着的东西。当然,一些标志性的建筑——比如第一大门、第一大厅之类的——还是比较稳定的,不会乱跑。”

   “办公楼很沉闷,一般人也不喜欢去那里。”

   “实验楼里面就比较复杂了,比如地下的丹火室、配药室、中间的各种测试实验室,顶层的星象监,等等,实践性强的课程,包括各个学生组织的活动室,都集中在这里。”尼古拉斯竖起食指,警告道:“除非你们被要求、或者得到邀请;否则我不建议你们进入这栋大楼。这也许是这所大学里寥寥数处被允许正常存在的高危地带。”

   “也就是学校还有一些非法的高危地带?”郑清敏锐觉察到这段话的未尽之意,不由好奇的追问。

   尼古拉斯假装没有听见郑清的话,带着大家沿着继续向前走去。